弘道基金会引进荷兰长照模式,照顾老人不再是低薪过劳的「屎缺」

(中央社)

为了扭转第一线长照服务工作低成就、低尊严的印象,弘道老人福利基金会引进荷兰照顾经验,第一线照顾老人家的「照顾秘书」发现问题可主动解决,不再只是被动执行。当工作价值提升,年轻人更愿意投入。

弘道老人福利基金会和社会企业合作长照人才培育计画,引进英国、荷兰服务工作坊,吸引全台29个来自北、中、南、东、离岛等第一线服务组织,多达120位实务工作者参与,并在今天举行「翻转长照实务分享会」,参考国外经验,培育台湾长照人才。

弘道基金会组长曾诗婷表示,台湾长照组织很多层次,第一线照服员上有护理师、社工、组长等,当被照顾者有需求,照服员通常只「回报问题」,由护理师或社工进行资源调整、处理,第一线工作者常只是「被动」角色,工作缺乏成就感、也常感觉不受尊重。

荷兰博祖克(Buurtzorg)邻里照护服务则是扁平化系统,由一群护理专业人员组成,每一个人都做第一线服务,若发现问题,可以主动构思解决,会更有成就感,也会提升学习动机,增进多元的照顾技能。

曾诗婷在屏东县服务,屏东地理範围狭长,有山有海,因沟通联繫不便,常有照顾资源落差;且也有人才外流问题,护理、社工人力都缺乏。为了翻转劣势,她将博祖克照护服务带入屏东,给第一线照顾秘书更大的弹性,当发现案家有需求,第一线的照顾秘书初步就能构思解决方法,不再只是案主需求的「传声筒」。

一名65岁先生在中年时因中风身障,但家人没帮忙申请身障手册,导致后续申请居家服务有难度,加上经济状况差,连服务的自付额也都付不出,成为弘道基金会公益收案对象。照顾秘书注意到案主因肢体挛缩,没办法下床、行走,主动设定短、中、长期计画,并媒合职能治疗,帮他重新站起来。

曾诗婷表示,把博祖克带进团队后,看到明显的转变,在25名第一线照顾秘书中,有八人有护理专业、三人有社工背景,11人取得照顾实务指导员证照,大家的学习动力增强、工作价值提升,26、27岁的年轻人也更愿意投入。

2017年3月银享全球于关键评论网专栏分享荷兰博祖克邻里照护服务系统,跟台湾制式的长照服务比起来,从评估需求到社区连结都截然不同。

台湾长照评估总是在长辈床边,制式地由照管专员唸出一题又一题的问题。但博祖克系统从被照顾者最熟悉的家庭环境着手,营造一个温馨、无压力的照护谘询流程。他们让被照顾者先说话,博祖克护士只聆听不打断,从被照顾者的话语中探索需求。

关于照顾系统的横向联结,在台湾几乎没有,台湾的失能长辈是透过县市「照管中心」的「照管专员」评估后,将服务「发包」给不同的服务提供单位。所以分属不同单位的居家护理师不会认识居服员,居服员也不会认识居家护理师,长照服务被过度划分,有时候老人家连要对口谁都搞不清楚。

但荷兰博祖克系统的护士具备连结正式和非正式社区网络的能力。荷兰长照社区化架构成熟,不同的正式照护组织之间连结紧密,当博祖克护士发现交通需求时,可以及时转介社福单位;当社福单位发现护理需求时,及时转介博祖克护士。

另外,服务的弹性也大不相同。台湾长照服务,由于经费多来自政府对非营利组织的补助,为了避免「滥用」人民纳税钱,每分钱都需要斤斤计较,因此只能制式化钟点计算。比如给予洗澡的这一小时就只能洗澡,不能备餐,也不能零碎时间依照被照顾者的需求给予服务。

在荷兰,护士可以提供诸如洗澡、特殊饮食等身体卫生服务(personal hygiene),博祖克护士被充分授权,只要任务许可,护士团队可以弹性安排到宅服务的时间:今天的洗澡服务是上午9:00~10:00点,準备低糖饮食是下午6:30~7:00(半小时),但明天洗澡可以改成上午10:00点开始,接着準备低糖饮食,预计12:00离开(两小时)。

关键评论网2016年4月报导,由于台湾原本的照护体系不尽人情,对于照顾者来说压力大、被照顾者的需求也常常受限于制度没办法被满足,因此很难吸引人才留在长照领域。

根据卫福部统计,截至2015年底照顾服务员职前训练共训练11万2,207人,依卫福部2014年长照资源盘点,实际从事照顾服务工作人力仅2万6,942人,显示照服员职业训练「毕业」后,只有不到三成的人愿意投入照顾工作。

立委洪慈庸、锺孔炤均指出,除了工作劳心劳力,薪资偏低也是国人不愿投入照服员的主因,也导致有需求的家庭,改去选择外籍劳工,压缩本国劳动市场,造成恶性循环。

洪慈庸指出,以台北市为例,目前有580名照顾服务员,平均年龄约54岁,30岁以下只有两位,时薪制导致他们一个月可能只领到新台币2万元出头,年轻人不愿投入这样的工作。

另外,洪慈庸也表示,因为照服员以时薪计算,所以点到点的交通时间不算在内,尤其是在偏乡,点到点距离远,车程甚至比服务的时间还久,根本划不来,导致很多人不想做。

关键自製专题《粉红男人》也曾访问一位男性照服员,他表示,照顾服务员并没有所谓的国定假日,一个月只有六至八天的休假。

台湾照服员工作大致分成三种:医疗院所或居家的「一对一照服员」,以及疗养机构的照服员。在台湾,一对一照服员的福利远比机构服员还好。黎深毅解释,虽然一对一照服员必须24小时工作,但只需要照顾一位病友;机构照服员一天上班12小时,一人却要照顾「8-13位」病友的生活起居,若没有教保人员的协助,根本很难负荷这种繁重的工作量。

延伸阅读:

22K吓跑长照员 卫福部承诺:朝月薪3万元努力他们最营养的只有这一餐,但长照的「人力」哪裏来?女性化长照体系下的男子气概:高龄社会来临,谁来照顾你?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