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上瘾的越南包,是生活的味道

文章目录[隐藏]作者

2017-12-2709:09

来源: 

深夜谈吃

作者作者: 

Pam

吃上瘾的越南包,是生活的味道

吃上瘾的越南包,是生活的味道

说起墨尔本的越南菜,可能要破费笔墨好好道来。传统的越南食物自是清淡不失滋味,平价实惠,这里要介绍的却是另一种平民美食。它的名字有好几个版本:招牌上写着猪肉卷,有人叫它越式三文治,而大家平时统称它做‌‌“越南包‌‌”。

越南应该算是个殖民地味道很浓的国家,饮食方面可见一斑。

在墨尔本待了几年,窃以为最好吃的法式麵包baguette永远不会在看上去富丽堂皇,身居闹市的高级麵包店里自不必说,甚至Southbank那种经营了几十年古旧的传统bakery也未必无懈可击。

反而是越南区随意走进一家烘焙作坊,架子上随意堆满了长的法棍,短的脆皮包,圆滚滚裂开的酸酵头大包。

一只好吃到会上瘾的越南包正是从一只新鲜出炉的脆皮包开始製作的。精干瘦小的包店女老闆随意从架子上抓一只麵包,放在罩着玻璃的操作台上。面前一只只不鏽钢餐盘里放满了五颜六色的配料。一支匕首般大小的刀子在包上面划下去。‌‌“咔嚓‌‌”,一声微小清脆的声响,开始一只越南包的製作过程。

一抹奶白色浓稠的越式蛋黄酱,一抹灰色越式猪肝酱,一片嵌着大颗胡椒粒的越式午餐肉,一片筋头八脑的越式捆蹄,一箸亮晶晶切成细丝的卤猪皮,再来一大箸刨成细丝的腌胡萝蔔,一片雪白透明的腌洋葱,一整条连叶带桿的香菜,几圈红艳艳的鲜椒圈。

把这些都按部就班的塞进脆皮包的肚子里之后,麵包已经臃肿得随时要炸开。最后,再撒上几滴淡褐色神秘的酱汁,少少彷彿是白鬍椒的粉末,一手把它使劲一合,塞进纸袋里。

越南包一定是现做现吃。一则基于美味,二则放久的包会滋生沙式桿菌。拨开纸袋的一角,金黄色的裂口里,一棵香菜,几丝胡萝蔔探头探尾。狠狠一大口咬下去,又会听到清脆的一声:‌‌“咔嚓‌‌”。

麵包皮的酥脆,麵包瓤的柔软不失咬劲,醋渍蔬菜的酸甜爽脆,肉皮的弹牙,午餐肉的绵软鲜美,还有蛋黄酱和猪肝酱混合起来无法比喻的香浓。时不时还会咬到一颗椒圈,猛烈的辣味像舌尖突然被叮了一下,忙不迭的再啃一大口消除辣味。

吃这样一只越南包是停不下来的。埋头痛吃,顾不得讲话,喉咙唯一能发出的声音是满足的‌‌“唔‌‌”,和下咽的口水声。

我吃一只越南包,一般不用五分钟。咽下最后一口,满足的叹口气:爽!意犹未尽,可是肚子无论如何塞不下第二只了。只好舔舔辣得麻麻的嘴唇,掏出几个硬币,打包一袋脆皮包回家享用。

几只便宜实惠的脆皮包,算是每次吃越南包的片尾曲:回到家里,一小碟初榨橄榄油,几滴陈酿红酒醋,把脆皮包撕成连皮带瓤的小块扔在一只小托盘上。那美好的咔嚓声,带着浓郁麦香柔软又有嚼劲的口感滋味,混合着橄榄油醋的甘香,蔓延在整个口腔里,久久都不会散去。

上一篇:
下一篇: